佛系过后悔吗?张朝阳:不后悔
  • 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19-08-28 11:27
  • 来源:未知

  如今,在登上纳斯达克近20年后,搜狐和张朝阳正在再次尝试改变和重新崛起。这次,搜狐将目光投向社交网络模式。

  8月6日下午,在搜狐2019Q2财报发布第二天,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紧急参加包括每经影视(meijingyingshi)在内的多家媒体见面会。

  会上,张朝阳就搜狐业绩问题、股价下跌、市值缩水、未来战略规划等问题一一给出回应。

  “搜狐的市值应该是多少?等到盈利时再说。我们确实摊子铺得比较大,有视频又有媒体,多个季度亏损是事实,我们正在扭亏为盈,这是目前的第一步。”张朝阳很坦诚。

  Q2财报发布后,离开舞台中心很久的搜狐忽然被关注到了,原因是搜狐系公司股价全线下跌,市值大幅缩水。

  8月5日,搜狐公司公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报告指出,搜狐第二季度总收入为4.75亿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10%。归于搜狐集团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5000万美元。

  8月5日,搜狐下跌26.84%报8.94美元,畅游跌14.34%报6.45美元,搜狗跌11.66%报3.41美元。截至北京时间8月7日11时,搜狐市值仅3.45亿美元。

  “搜狐财报刚好撞到当下经济形势,全球资本市场都在恐慌状态,使得美股市场很恐慌,投资人在恐慌中有些过激反应,没耐心看这个季度怎么样。”采访刚开始,张朝阳首先谈起大家最关注的股价问题。

  说起看到这一反应时的心情,张朝阳表示有点惊讶:“我本来觉得这个季度是不错的,我们的减亏力度终于看到了。”

  随后张朝阳进一步解释到,很多投资人看到搜狐亏损5000万美元,实际上,这个亏损是计入了畅游旗下子公司“晶茂”的一次性减值1700万美元。

  每经记者注意到,“上海晶茂”是畅游旗下一家从事映前广告业务的公司,2011年被搜狐畅游全资收购,其官网显示,晶茂在中国拥有1万余块电影银幕,覆盖全国200余座城市的1500多家影院资源。鼎盛时期,晶茂曾占整个映前广告市场40%的份额。不过,因在过去两个财年发生显著亏损,晶茂于今年7月底向法院提交了破产清算申请。

  “如果没有计入晶茂的一次性减值,搜狐的亏损实际上是收窄的。”张朝阳说,“预期第三季度搜狐媒体和搜狐视频亏损将进一步大幅收窄,集团亏损将降至2200万至3200万美元之间。搜狐可能会在第四季度实现盈利。”

  从搜狐的各项业务收入来看,2019年Q2搜狐品牌广告收入4400万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2%;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收入2.76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2%,较上一季度增长18%。在线%。

  不过,在搜狐一直格外重视的媒体与视频领域,搜狐媒体与搜狐视频第二季度亏损680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减亏15%。每经记者观察到,在当下爱奇艺、优酷、腾讯三家瓜分了超80%市场份额的行业格局下,搜狐视频已经掉队至芒果TV、哔哩哔哩之后。

  现场,有记者提问搜狐账面价值大幅高于市值为何不选择私有化,张朝阳回应称:“我们集团还是不私有化,还是待在纳斯达克比较好。账上有很多钱,但在不同的口袋里面,在搜狗、畅游……有点复杂。现在我们正在turn around,我们还要继续往前走打仗。

  作为曾经中国互联网门户时代最早的拓荒者,张朝阳和他的搜狐无疑有骄傲的资本。

  张朝阳一直是一个传奇人物,论互联网圈的江湖资历,马云、马化腾都是张朝阳的晚辈。他在美国敲过四次钟,坐拥搜狐、畅游、搜狗三家上市公司,很早便实现财务自由。纵使后来业内人对他的评价颇有微词,但依旧不可否认他在行业中的地位。

  张朝阳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候表示,当年他去深圳做演讲的时候,马化腾是台下观众。“他听了我的故事超激动,回去做了QQ。”

  对于如今“五十知天命”的张朝阳来说,人生的轨迹大概早在1995年就埋下了伏笔。那一年,有着清华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光环的张朝阳被美国随处可见的“硅谷”式创业激起了热情,突然有了回国创业的强烈念头。

  于是,1996年爱特信公司创立。两年后,张朝阳带领爱特信推出“搜狐”产品,并更名为搜狐公司。从此互联网江湖上多了“搜狐”两个字。

  时势造英雄。辉煌的时刻并没有让张朝阳等太久,搜狐成立后仅仅两年,2000年张朝阳就带领搜狐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同样也是这一年,当时与搜狐并称三大门户的网易、新浪也纷纷赴美上市,这两家与搜狐一起代表着中国互联网站在了大洋彼岸。

  经历过“三大门户时代”的人都清楚,在最鼎盛的时期,搜狐集团拥有搜狐门户,搜狗输入法,搜狐畅游,搜狐视频,搜狐焦点,搜狐汽车,搜狐新闻客户端,搜狐微博社区。成立10周年的时候,搜狐成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赞助商,搜狗输入法和网络游戏也发展得顺风顺水,业绩和市值超过新浪,一时风光无两。

  那无疑是门户网站们最快乐、最舒服、最值得骄傲的一段时光。但互联网江湖最不缺的就是破局者。伴随着腾讯、百度、淘宝网的迅速崛起,搜狐等门户网站们的霸主地位开始受到挑战。

  行业格局线年之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BAT送来了最关键的“东风”。趁着这一时代机遇,百度、腾讯、阿里分别瞄准了搜索、社交和电商三大领域,迅速发力,中国互联网江湖逐渐开启了BAT时代。

  在这至关重要的节点上,搜狐却逐渐被“好人文化”包围。2008年后,张朝阳忙着看书、听音乐、做瑜伽、登山、跑步,公司事务几乎全部由几位高管打理。有报道称,当时他不见工作相关的人,甚至不回复高管工作短信。

  与此同时,人才的流失也在一定程度上让搜狐逐渐丧失曾经的优势。COO王昕,CFO余楚媛,搜狐视频CEO邓晔,搜狐网总编辑刘春等高管相继离职。爱奇艺的龚宇、一下科技韩坤、优酷网古永锵都曾是搜狐视频业务的得力干将。

  现场采访中,面对记者“对于之前佛系的生活态度是否后悔过”的提问,张朝阳反思的同时也表示:“人生不能后悔,人生是一个过程,过去的经历都是一笔财富,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有不同的阶段,不后悔。”

  在搜狐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将近20年后,2018年冬天来临前,张朝阳召集员工开了一次大会。会上,他说,搜狐要做BAT第四,要重新崛起。

  打开张朝阳的微博,最新的消息停留在8月1日为狐友站台的那条:狐友上架了,用起来。

  今年6月,张朝阳在新产品发布会上曾宣布,社交产品“狐友”就是搜狐的未来。那一刻,他和搜狐终于再次得到了关注,搜狐将目标放在了社交领域。

  这并不是搜狐第一次下定决心重新崛起。早在2015年重整门户之前,张朝阳就曾两度闭关、两度复出。

  当下互联网各个领域的竞争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资讯领域,今日头条杀出重围,凭借抖音短视频成为BAT有力的竞争对手;视频领域,一直被张朝阳视为“心头肉”的搜狐视频则被资金实力更雄厚的BAT挤压;社交领域,搜狐因时机的错过,落后于新浪微博,最终选择了放弃。

  爱奇艺CEO龚宇(左)、张朝阳(中)、中国网络视听服务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周结(右)(每经资料图)

  采访中,每经记者注意到,UGC成为当下的搜狐打法中频频被提及的词语。在张朝阳看来,不能完全依赖渠道的大投入以及买那么多的网络剧来获得DAU增长,这样的增长是很昂贵的,盈利永远无望。

  不同与当下BAT的大手笔,在视频内容上,搜狐视频选择了“小而美”的自制战略。“把内容的成本降下来,逐渐走向把产品从PGC到UGC,用户产生内容走向社交网络的模式,这是长久的战略。”张朝阳告诉记者。

  张朝阳认为当下网络剧成为主流。2019年,搜狐视频自制剧《奈何boss要娶我》《拜见宫主大人2》《哈哈健身房》等接连推出。不过,对于自制剧的盈利,张朝阳指出和社交网络平台不一样,“如果花一两千万做个剧,密度上做适度调节,可以整体上有一个盈利模式。”

  媒体平台方面,搜狐则强调回归媒体。广告商以品牌为主,用户规模上靠UGC、PGC的黏性和社交保持用户规模的增长。

  除了战略的调整,在保持亏损下降的措施上,张朝阳给出了“开源节流”四个字。他认为,节流首先瞄准的是一些成本,在人员已经精简的情况下,渠道成本是大头。

  如今的张朝阳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 “我现在也在销售第一线,收入要做起来,品牌广告、中长尾广告更有效。随着产品的社交化,我们在渠道方面的花钱会更少一些,这样走向盈利。”

  另一方面,搜狐扔掉了之前宽松的“好人文化”。在内部管理上更是严厉,目标为导向。张朝阳意识到,要实现目标,没有严厉的管理,对优秀的人不公平。“现在我7点钟就到公司了,要求大家9点到公司,只有大家在一起才能更加高效地沟通,懒散和闲散现在是不可接受的。”

  张朝阳:有点惊讶,我本来觉得这个季度是不错的季度,还满怀高兴,终于我们的减亏力度看到了。但是它体现在第三季度,当天晚上投资人连第二季度都没看仔细,第三季度更不关心,希望消化一段时间他们能体会到。

  记者:8月5日财报发布后,搜狐股价跌得比较多。有考虑一些措施来恢复股价吗?当下有一些媒体说“搜狐老矣”?

  张朝阳:股价由它去了,我们把一个一个季度做到盈利开始增长。经过我刚才讲了搜狐接下来要做的,你不这么认为了吧?我就不回击了,让未来一个一个季度证明。

  记者:新的财报发出来之后,有言论说搜狐自身在搜索业务上面和百度之间还是有一定差距,在视频方面和优爱腾有一定的差距?搜狐的优势在哪儿?

  张朝阳:账上有很多钱,在不同的口袋里面,在搜狗、畅游,有点复杂。我们还要继续往前打仗。

  张朝阳:媒体一方面把广告做得更好,包括对用户群比较大的电脑上积累PC上的用户还有手机搜狐网的用户,要更好地货币化。媒体内容通过把渠道花费降低,这样走向盈利。

  张朝阳:各种APP渠道投入太大了,各种预装、各种应用商店都是要花钱的,有很多水分。只有找到用户产生内容的方式,社交网络的方式或者半社交网络的方式才是正道。

  张朝阳:造一个核弹希望它能爆炸,铀235在积累的过程,临界质量,需要先把用户数(做上去)。

  记者:一些大公司遇到问题的时候会选择调整组织架构或者更换负责人这种方式?

  张朝阳:我们一直在进行,可能外界没报道。关键岗位上的人有的也在换,先是产品技术,再到各个方面。

  记者:现在视频网站都在加大自制剧的布局投入,怎么看待视频网站在自制剧方面的投入?

  张朝阳:我们现在走出一条路,现在的年轻人基本上看电视比较少,网络剧成为主流,看电视成为支流,这是一个现象。自制剧的需求绝对是存在的,我很早说过,这个跟社交网络部一样,不是赢家通吃,可以有很多家。大家不必去拼价格,就是百花齐放。上亿或者几个亿做出来的作品水分太大,花钱太多,我们始终证明花一两千万做一部剧同样可以很火。

  张朝阳:搜狐现在变化很大,我本人也变化很大。以前确实有点投入不够或者细节追求不够,管理上缺乏经验,走了很多弯路,现在变化比较大。首先是时间上的投入,一个公司要管好必须投入时间才行,只有投入时间才能有足够的时间去吸收信息,去思考。搜狐比较娱乐化、比较年轻化、比较时尚确实是一个特点。

  张朝阳:有关系。一个是我花的时间,逐渐一个一个部门整改。产品技术,今年进入销售前方;收入方面,一方面减成本增收入,在高限收入方面今后几个季度应该能够看到改善,我现在腾出手来抓收入。